饮夏

你好

       「醉卧——美人膝,我今儿可算是如愿了。」陆渊闭眼,那人银丝如瀑,微微垂头,便尽数洒在了他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 那人笑了,「今日可差了小酒一壶。」

       「无妨,酒不醉人,」陆渊用手指捞上一束银丝移到唇边,「人自醉。」

啊,原来过三天了

猫儿

开始复健

瞎摸

.阿丝娜性转

铠哥新皮真是帅断腿了!!!!!!!!!!约约的阿铠最棒了!!!!!

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白天明明感觉还行 到晚上就又开始发烧头疼 明天还得5点起来去考试 头疼